【嘉艺良师】数字媒体教研室主任崔文铮:犀利的教书匠

  • 发布日期:2015-07-22
  • 撰稿人:宋宇敏
  • 来源:校学生新闻社
  • 浏览次数:436

20150527160056

他,是学生眼里的“班主任”;他,是同事眼里的“提问哥”;他,是家长眼里的“万事通”;他,就是崔文铮。

崔文铮,艺术设计系教师,本科、研究生均毕业于鲁迅美术学院,曾赴美国留学,获得罗切斯特理工学院(Rochester Institute of Technology)美术硕士学位。

教书匠:培养有设计思维的学生

大家可能不知道,“美拍”“脸萌”这些炙手可热的应用软件的设计者中就有崔文铮的学生。谈到学生时,崔文铮流露出非常自豪的表情,“他们做得都很棒,像‘美拍’和‘脸萌’的设计师中就有我的学生,我希望我的学生在毕业之前就能够把留学和就业的问题都解决了,他们将来一定比我有出息,因为他们是站在我的肩膀上的。”

崔文铮最大的教学特点是,不仅要培养学生的设计技能,更要培养他们的设计思维。他以简单的塑料为例,解释了什么是设计思维,“设计思维是解决问题的意识。一个设计可以不好看但一定要能解决问题。比如说,科学家创造塑料,艺术家可以用塑料表达精神,而设计师在设计时如果运用到塑料,就得考虑如何尽量减少污染。”崔文铮认为,学生毕业后即便不从事设计行业,也要运用到设计思维,这种设计思维能够强化学生解决问题的意识。除了解决问题,设计思维还包括审美品位。崔文铮说,设计师的使命就是让这个世界变得更漂亮,“我的学生毕业后最起码审美方面应该没有问题”。

“要让你的学生听课,首先得和学生打成一片,让他们跟你熟悉起来,不然你讲的课有多牛跟他们没关系。”崔文铮认为和学生建构良好的关系是教书的一大必备条件。另外,他还特别重视自身能力和专业素质的提高,“我给他们看我的作品,让学生知道我自己的水平,这样便于平常学习的沟通。”

另一方面,崔文铮意识到自身的知识可能存在局限性,必须要实时更新,“所以我常常请当下一线的设计师来给学生讲课,传授最新的一手知识”。

班主任:传递正确的世界观

提起自己,崔文铮说:“我的‘恶名’不说全校,至少我们系的学生都知道,上课时,我很严格,那些第一次上我课的学生都会紧张,但是上过几次课后慢慢地就不再‘怕’我,对我更多的是一种尊敬。”崔文铮和他的学生课堂上和课外分得很清楚,“在课外,我们可以一起出去疯,他们可以叫我‘哥’,叫我‘老大’,但是一旦到了课堂,我们就各司其职,你是学生我是老师,一点也不越界。”

“教学的目的首先是让学生知道自己要成为什么样的人,其次是用什么样的态度工作。”崔文铮说,“今天的大学,如果还只是停留在专业知识的教授显然是不足的,老师的性格和行为是会影响学生的,我们要培养学生的品德和做事的能力,要把传递正确的世界观放在第一位。”

崔文铮认为,做事的态度对学生来说尤其重要,“态度一旦形成了是会影响一辈子的,具备了良好的态度之后才能够有足够强悍的自学能力,而在这个信息和技术都不断更新变化的时代,强悍的自学能力能够解决非常多的问题。”

“我不想做高高在上的带光环的老师,学生都跟我玩得很好,有一次他们突然就把我叫过来说要给我过生日,我说我生日在一个月后呢,他们说我们提前给你过,一点准备都没有,就是想到了就买了东西过来开派对。”崔文铮觉得学生也是他的精神支柱,“我觉得当老师是一件挺神圣的事情,这其中的意义是任何职业都比不了的,每当心中犹豫的时候,想到学生我还是决定留下来了。”

不仅学生喜欢崔文铮,就连毕业生家长也很信任他,“现在,有一些毕业生的家长还会打电话跟我聊。”说到这里,崔文铮欣慰地笑了。

提问哥:挑战创新

崔文铮自认为是一个比较叛逆的人。在美国读研究生的时候,他曾做过一个心理测试,测试结果表示:他天生就是个不老实的人。这个不老实体现在崔文铮身上,就是喜欢挑战权威,爱提问,因此他还得了一个“提问哥”的外号。而这样不老实的性格映射在教学上,就是他希望能够培养学生的创新能力,鼓励学生不断创新,不断突破。

课外的时间,除了读书和研究教学,崔文铮喜欢唱歌,打游戏。“我经常没事就去唱K,有的时候跟学生一起,我还打游戏,当然,打游戏更多的是从专业的角度去鉴赏和学习。”

“我来嘉庚学院最大的收获就是找了个老婆生了个娃,还遇到很多让人欣慰的学生。”崔文铮说,“我觉得嘉庚学院不仅环境好,办学理念和我在美国读书的大学也很相近。在这里,付出多少努力就能得到相应的认可,而且嘉庚学院的学生也很有想法,不是那种墨守陈规的‘听话’的学生,我想这些就是我留在嘉庚学院的几大原因。”

 

审核人:系统管理员

推荐文章

点个赞吧 分享

推荐作品